周庭旺

Menu

写在金秋九月

九月是丰收的季节,也是播种的季节。

总结

上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,前几个月都被限制出行,好不容易在四月份可以自由的有限制的到一些城市旅行。也正是因为疫情的原因,出行的人少,所有相对而言出行的成本变得超级低,所以有幸花最少的钱,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陆续去了很多个城市。

四月的厦门,时隔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回厦门了,上一次还是在去年的六月份。赶巧这次来回往返的机票便宜就索性去了厦门,也是疫情期间去的第一个远方。幸运的是厦门对入境的人员都相当的友好,且有免费的公交,地铁,还有免费的景区。所以,再次得以在深夜独自在环岛路的海滩上放飞自我;也终于除了船票外,可以免费的再次参观鼓浪屿,尽管室内部分不开放。

五月的沈阳,作为东北最具代表性的三座城市之一,有幸赶在特价票期间,去沈阳溜达了两天,参观了博物馆,还有沈阳故宫。对沈阳算是有了一种更加深入透彻的了解。

六月的兴义,一个抢着特价票提前准备50天要去旅行的地方,来回三天的时间,给了自己超级深刻的感受。从一开始的仅仅是要去兴义刷航段到计划可以去万峰林逛一逛;再到实际去了以后,从满怀期待的出行,到最后的带着遗憾而归。真的是经历了人生的一个大喜大悲。前一日的马岭河峡谷还是不亦乐乎的玩着,第二天就被万峰林给虐了。谁曾想会在那么大的景区遇到一个姑娘数次,也因此改写了之后乃至一直到现在的人生故事。

七月的广州,依旧抢着特价票,在下班之前抢到了往返机票,随即麻溜的走人。来一场广州一日游。主要是体验一下南航的A350-900飞机,所以制定了晚上虹桥出港的航班,第二日上午的返程航班。逛了逛市区,看了下小蛮腰,打卡了有轨电车,最后在沙面岛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淋成了狗。

七月的厦门,仅隔几十天,自己再次回到了厦门。这次是本着来散心的,因为心里有未曾解惑的疑问,所以来海边走走,想寻觅着大海能否给自己一个答案。依旧如往昔,逛了逛厦门大学的白城沙滩,鼓浪屿,还顺道逛了一下植物园,因为之前免费预约了,但没去成,这次花了30个大洋在酷热的天气里去了。事后证明,那是一个多么愚蠢且滑稽的决定。最后还是在那片寂静而又无人的沙滩上,独自行走,独自流泪,终不得其解,但回来后还是仍不住去见相见的人。

八月的苏州,炎炎夏日,终于在下半月结束了雨季,迎来了高温烘烤。心心念叨的周庄古镇也如愿去逛了逛,但并非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,古镇,古镇,还是失去了原有的滋味,商业化性质太浓。

八月的上海,外滩的夜景还是那么的吸引游客,虽看过各个季节的上海,却每次都能给人一种新的感觉。在金秋的九月,可否再聚上海,听陈绮贞的那首《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》,等下雨的上海。

八月的阜阳,因为好友喜得千金,加之数年没有见面,终于在今年的八月,赴千里只为聚一下,算得上是这些年里除了喜欢的人外,自己最想见的人了。虽数年未见,但一切如故。

计划

在九月的第一天里,给自己罗列了一些当月的小计划,生活嘛,总得要过的有意义点,不然真的只能叫活着了,不是吗?同时,本月作为人生改变的第一个实践月,一切按计划进行考核,月底呈报结果。

奖惩

月底总结,视情况决定下个月是否有资格出去旅行。

其他待补充,以9月2日起执行并自我考核。

2020 / 9 / 1

— 于 共写了1507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