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体的理性决策(下)

2. 搭便车:奥克兰山的灌木着火

我们看第二场大火。这场大火发生在 22 年以后,位于旧金山湾的奥克兰山上。因为持续多年的干旱,山坡上的灌木一直处于极度干燥的状态,山顶上的数千栋住宅也一直面临着大火的危险。只要一个小小的火星,再加上一阵东风,山上就会爆发大火。这样年复一年,燃料越积越多,这个地区也变得越来越危险。

把灌木清除掉,这个地区的人们不就安全了吗?但是,没有任何机构,也没有任何人,愿意投入人力和物力去清除这些干燥的灌木。因为消防属于经济学家所谓的「公益」事业,或者说「非排他性」的事业——防火意味着要么每个人都要参与,要么就没有任何人参与,是一种「全有或全无」的命题。面对大火,我们不可能只保护一条街上的一所住宅,而是要么保护所有住宅,要么一个都不保护。

这个问题的另一面是:如果其他人愿意花钱去清除灌木,那我就可以什么都不做,坐享其成,让别人来保护我的房子。我可以做一个经济学家所谓的「搭便车的人」(free rider),也就是一个不用花钱就可以享用公共财物的人。

但是,如果大部分人都不参与防火活动,那么无论我多么努力地清理我家周围的灌木,危险还是不会解除。大火仍然会肆虐,我没有理由单独承担这种代价。

美国有个经济学家叫曼瑟尔·奥尔森(Mancur Olson),他写了一本很有意思的书叫《集体行动的逻辑》(The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: Public Goods and the Theory of Groups),专门讨论搭便车这种棘手的问题。他说,随着这个群体规模的不断壮大,这个问题也会变得越来越严峻,越来越难以解决。

我在上一单元中,提到了一首关于邻里关系的诗,诗中的人们每年都会聚一次,共同维修他们的石墙。这些人要做的只是由两个人在他们的地产之间设置一道界线。如果其中一个人没有出现,他想搭便车,那他们就没法完成石墙的修建。因为在这个团体里只有两个人,搭便车很难实现。所以如果没有双方的共同参与,那么任何一方都不会获益。

再回到刚才讲的第二场大火,这场火灾涉及到成千上万的人,所有人都会受到消除火灾隐患能力的影响。因为每个人相对于整体来说,非常渺小,他是否参与清理活动对结果根本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,所以,自愿配合就变得很难实现。

这样会出现两种结果:

第一种:我有搭便车的动机;第二种:我知道别人也有搭便车的动机,我当然不想站在那里傻乎乎地为他们买单,那么这样一来,我们当中就没有人能够真的去阻止火灾的发生了,因为我们无法做到同心协力地去清除火灾的隐患。

其实奥克兰山的居民都非常清楚这种危险,但是没有任何人真的去清除灌木,也没有人组织大家去这样做,所以造成了这场严重的火灾。如果想让几千个人团结起来,共同实施一项公益事业,在这里是行不通的。因为这次事件涉及的人员太多,每个人的作用都非常渺小,个人的理性决策不可能带来让大家都满意的好结果。

针对公益事业,解决搭便车问题的实用方法:

第一种方法是:强制参与。比如,政府要求大家通过税收基金计划出资,一些组织或社区需要缴纳强制性的社区、协会费;

第二种方法是:如果能把公益事业和人们感兴趣的私人事业联系起来,就可以有效地鼓励大家去参与。比如:美国退休人员协会说:“我们承诺,永远不会支持大范围的政治游说活动”。这明显是一项公益事业,你可以通过自愿出资,在不参与的前提下搭便车,“你们出钱,我们负责为老年人的福利游说。”这项计划就成功地把成员资格和个人的利益联系起来了。如果你想得到健康保险、旅行折扣,以及这个协会的其他私人权益,你就必须成为它的成员,为组织提供政治活动所需要的资金。这样就把公益事业和与人们切实相关的利益联系起来了。

群体的理性决策(上)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